潘真
  上海畫家“進京趕考”那天,聽到兩位畫家的對話——
  馬小娟發現了新大陸:“黃阿忠你的眉毛,怎麼……也白啦?”
  黃阿忠貌似委屈,“我40歲的時候你不看我,眉毛白了才看……”
  眾人大笑,紛紛拿黃畫家的相貌開起玩笑來。我說他“貌似委屈”,是因為他自詡屬於越長越帥的一類,旁的畫家也認可他年輕時不如現在好看。
  他年輕時,我不認識,所以沒有發言權。但我懂,為什麼有“越長越帥”之說。
  因為你40歲或更年輕的時候,沒有多少作為,混跡於芸芸眾生,人家看不見你;而現在,你頭上頂著成功的光環……
  人人都是隨著年齡的增長而老去的麽?自然規律是,社會規律有時卻並非如此。
  和幾位比自己年長的女友喝下午茶,聽她們說起某某資深剩女,最終嫁入殷實人家,可又嫌對方長得不好天天看著難受。我插言:“男人長得好不好主要不是天生的,得看後天修為……”姐姐之一打斷我,“女人也是的好嗎!”我瞥一眼她恬淡的妝容、苗條的身材,“好吧,你有資格這麼說。”
  微博上,有人發帖,轉《青春,我們逃無可逃》一書中的句子:“每一個不曾起舞的日子,都是對生命的辜負。”我讀了,心一動,跟帖贊。
  旋見發帖者回覆:“所謂青春,就是一支燃燒的紅蠟燭,或者是一份啃過的生日蛋糕,或者是一個忘記翻轉的沙漏。”後面緊跟的表情符號,是極速運轉的鐘——代言作者對青春時光流逝的無奈?
  我不完全同感,再回覆:“起舞-有人喝彩-成就感-青春,我的體會。”
  是的,這正是我對年齡、對生命的基本看法。如果你不辜負生命,你起舞,贏得喝彩,你就會有成就感,被成就感滋潤的生命與青春同步;如果你不起舞,一天天辜負生命,即使年齡還小,你也已經老了!心頭爬滿皺紋,暮氣沉沉地活一天和一百天和一生,有什麼區別呢?生命中不曾擁有過精彩時刻,不知不覺,年齡就長得特別快……
  這一篇,初擬的標題是“每一個不曾起舞的日子,都是對生命的辜負”。寫到一半,領導說,應該寫“每一個起舞的日子,都是對生命的釋放”,他說“語言是有力量的,多從正面說,會掃蕩污穢氣”。領導是久經風霜的滬上名記,近年又成功轉型為新聞學者,閱歷豐富到蒼白如我輩只有膜拜的份。“每一個起舞的日子,都是對生命的釋放”,是他為自己的快意人生加的註腳麽?
  又讀到龍應台語錄:“當你的工作在你心目中有意義,你就有成就感。當你的工作給你時間,不剝奪你的生活,你就有尊嚴。成就感和尊嚴,給你快樂。”終於明白,這位奇女子眉宇之間的酷勁所自何來了。
  嗯,關於尊嚴,我想補充一點世俗要素:當你的工作給你報酬,使你財務獨立,你才可能活得尊嚴。
  而尊嚴,是與起舞、釋放同等級別的詞。  (原標題:每一個起舞的日子,都是對生命的釋放)
創作者介紹

老爺

wr86wrjzg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